我很感謝臺灣。

臺灣的小學,讓我奠定了(國語+中文)的基礎,還有很多美好回憶。

  1. 放學後到吉林國小校內工地,用水泥+紅土+細沙層層堆疊成泥巴球,然後跟同學的泥巴球以一掌之距,從空放下,兩球互撞,讓對方最先破裂到最後一層就贏了。
  2. 放學後到家樓下的中原公園,溜冰場變跳高場,一條用數百條橡皮筋綑成的軟韌之索,兩人分持兩端,分站相隔兩公尺的兩地,先放地上,當然跳的過,再逐次由腳踝、小腿肚、膝蓋、大腿肚、腰部、肩膀、下巴、耳後、頭頂、最後則是萬萬歲的高舉手過頭,一種遊戲,大家參與(再小的小孩都能過腳踝那關),學著慢慢過關,學著欣賞別人過關,學著等待下次開始,學著明天後天總有一天超越自己,學著人體的各種部位(像不像去路邊黑白切或去料庭認真切?)
  3.  放學後到附近(那年代可不用花大錢買小小小小迷你房來遷戶籍傍高級只為了虛幻的門牌跟學區)的同學家,一待就一下午,也沒幹嘛,有水果就吃水果,有功課就不寫功課,友情就是這樣培養出來的。 

 

臺灣的國中,讓我奠定了(填鴨+抗壓)的基礎,也有很多美好回憶。

  1. 放學後繼續留下來考試。考完試就訂正考卷。訂正完就接著考下一科。再訂正。我的歷史地理國文公民之事,大概都是看過N遍,考過N+1遍(往往多出來的那一遍,偏偏會考錯)。我的數學物理化學生物知識,也就是這樣硬塞囫圇下去的。有沒有用?看幾歲囉。考高中那年,超有用。
  2. 我的美術工藝體育音樂課,通通被借去當數學國文英文三主科,然後就像陳奕迅的背包,我也想問問老師們,借了東西為什麼不還?不過因為隔壁都是聯考戰友,都有汗臭,都被老師揍,所以同仇敵愾,所以下課約去公車站牌看臨校女孩,也就不去討債了。

臺灣的高中,我無幸得讀,但我之前的國中根基,在美國高中的確受用無窮,而且因為國中年紀還小,真的很耐操,也應該操,也真的操得出真材實料。

至於高中,我認為是應該大量鬆綁的年紀,大量閱讀,大量犯錯,大量作夢,大量鬼混,大量交友大量強說愁、、、因為這個年紀的代價最小,教訓最大。

到了大學,就可以成熟一點地,聽聽老教授說的老人言,而不會太過輕率地嗤之以鼻,白白浪費原本可能可以改變一生的種種契機。

我很感謝我的朋友們學員們,提醒我,不是每個人都這樣讀中文寫中文看世界看人生看學費的,他們叫我勸我幾乎是逼我罵我要從太空下來,食食人間四月天煙火,接接地氣。我能感覺到,我的中文表達能力,又慢慢到了另外一個境界,真好。

我更感謝臺灣瘋狂的父母們、老師們、官員們、書商們、補習班們、外語系教授們、路人們、金髮碧眼的外師們、全沒語的幼稚園們、、、

要是沒有你們一路相挺、、、

怎麼可能我們從1950手搖電話年代的apple就唸成ㄝ ㄆㄛ˙,到今天手持電話的年代,花音還沒有變?

怎麼可能我們從“LINGO”還是超貴的要從基隆港口進口走私賺大錢的年代背單字的SOP就是apple, A-P-P-L-E, apple,蘋果, 到今天賈伯斯都死了,死背單字的方法還沒有變?

怎麼可能我的小學美好回憶,居然以”愛小孩疼小孩窮不能窮小孩不能讓小孩輸在起跑點”之名,消失地比北京的藍天跟氧氣還快還徹底?

我每天都避免下課時間出門,因為我看到家長騎摩托車帶小小安全帽接小孩背著”管他是何家人長頸鹿還是吉德堡反正都是一家人”的醜醜重重大書包的時候,我不知道眼睛看哪裡。

經濟差,薪水低,還是擠出幾滴去補習。

補什麼?補美語。那我問你,你的小孩怎麼唸apple?book?fish?out?superman?Microsoft?interview?真的那樣唸嗎?

不要以為只有一個音,不要以為我很挑剔,我的標準其實很低很低,只希望花了錢,學外語,至少開口說話外國人聽得懂,不要自己關起門來騙自己。

自己辦英檢,自己發證書,自己蓋英語村,自己考英聽,自己tutor ABC,自己偏鄉補救英語教育,自己辦美語,自己扮美語,自己絆美語,自己半沒語、、、
自己全沒語。

我很感謝臺灣,因為我今天能開口說國語美語,下筆寫中文英文,都是因為她。

所以我很願意貢獻分享所長,告訴大家,我對國語美語中文英文的一點點經驗跟觀察。

因為,臺灣必須團結合一,Taiwan must be TIE one;
所以,我服務您,您扶持我,我們一起福爾摩沙。
For you, for me, Formosa.

 

2016.01.12 蕭文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