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嘯!快逃!如何避開英文讀經的災難與傷害

拙文對象,是已經認同讀經教育的師長與孩子,因此行文假設讀者已經熟稔讀經的理念、步驟甚至具備實務經驗。

首先,簡單自我介紹,敝姓蕭,文乾。

家父是美濃人,家母則出身大稻埕;家父在他四十歲那年,突發奇想,辭掉工作賣了房子,帶著時年十歲的哥哥與八歲的我,舉家赴美,一圓他的留學夢。

長話短說,天外飛來的這筆決定,勾勒了我半生的劇本:

我小學一、三、五年級在臺北市吉林國小,二年級在德州奧斯汀,四年級在加州洛杉磯,六年級在科羅拉多州可凝視堡(Ft. Collins ) 。

國中返台讀大直國中,考取建中後,我極度厭倦臺灣當年考試掛帥的教育環境,成功說服父母讓我隻身赴美讀高中。

之後我在科州大學電機系唸到大三,因緣際會,考插班進臺大外文系,之後則就讀師大翻譯研究所;畢業後赴京九年,獲清華大學翻譯博士學位。目前任職於師大英語系,跟大四同學分享我對翻譯的淺見與心得。

我的碩士研究莎士比亞十四行詩的中譯;博士則研究哈姆雷特的中譯。

兩者我都親自譯出了自己的版本。

接下來,順著莎士比亞十四行詩的因緣,我想直指核心,切入英文讀經的問題(只要上youtube找”莎士比亞十四行詩讀經”,您就會看到聽見我所看到聽見的,不忍卒睹不捨多聽的臺灣下一代的英文讀經成果)。
中文讀經,是改變臺灣,乃至全球華人,乃至全球人的偉大文化工程;此點無庸置疑,我也深以躬逢其盛為榮。

英文讀經,卻是場浪費生命,席捲全臺,將師長善意跟孩子努力一起淹沒的語文海嘯。

用字重,是因為用情深;

失言、失態,是因為現狀真的嚴重失策、失衡。

我用一個觀念,來解釋癥結、解決問題、解套困境。

“中文”讀經,應該先”正名”,叫做”華語”讀經。(與其說”正名”,不如說取個別名,或者說,在某些特殊情況下,例如對不識字的幼童或文盲或視障同胞或外國道友,應該特別強調”華語”跟”中文”的差異,以正視聽。)

(華語/中文)讀經的前提,是熟背經典後,學員有”反芻”的能力 :在適當的時機,能正確透過語”音”,找回原”文”。

這一點,全球華人都做得到。

可是若改成用(美語/英文)讀經,則所有努力終將付諸流水。

因為發音不準。

因為發音不準,所以就算背熟,長大”反芻”,只會不知所云。

因為發音不準,所以在背熟的過程中,會大量累積不可思議的可怕腔調,而不自知,遠比不讀經的同儕嚴重,積習難改。

因為發音不準,所以聆聽錄音光碟後,只能胡謅模仿;光碟正確,模仿錯誤,仍然白搭。

針對海嘯,我有三個具體逃生建議:暫停;正音;漸進。

  1. 暫停:暫停所有(英文/美語)讀經活動。
  2. 正音:先美語正音。
  3. 漸進:從看似簡單、實則深奧的童詩、童謠選材,循序漸進,過渡到看似深奧、實則簡單的各種西方成人經典。

童詩童謠的錄音光碟要極度放慢”語速”,細分個別”音素”,讓聽者可以輕鬆擺脫自身的”母語干擾”,成功模仿。

事態嚴重,事不宜遲,因此請包涵我或許不夠清楚嚴謹的論述邏輯;我的目的是盡快聚集有心人,開始籌劃如何讓臺灣的下一代,展翅上騰,掙脫外語學習的夢魘困境。

在我的網站上,www.wenwenwen.com.tw,有一些相關的心得分享。

有鑑於現代人的閱讀習慣與此文的傳播工具,我先停筆,發文,恭候回應。

2016.03.17 蕭文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