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圖有真相,這是我最愛的蕭又晴,北上找阿叔,起床第一句話,真的不蓋你,不是早安,是:阿叔你可以唸上次那本巫婆吃蒼蠅的書給我聽嗎?

比起多數家長,我應該算是比較有資格用美語去唸英文繪本給自己姪女聽的。

 

但,我,沒,有。

 

我唸給她聽是在害她:她一定會想學單字(蒼蠅怎麼講?),一定會問更多單字,一定會模仿我講那些單字,然後一定會被自己也還不怎麼樣的母語去干擾,所以一定會模仿的”不妙不肖”,頂多是”微妙微肖”,然後就回臺南了,然後就會請她爸媽爺奶比照辦理,然後是怎樣?大家都得教她幾個英文單字才愛她才高尚就對了?

 

一個真正尊重母語的人,才能把外語學到家;
一個真正尊重母語的人,不會三心二意,在孩子國語都講不好的時候,硬要她學外語。

 

法無定法,但我可以提供一些想法,讓大家做檢定標準:

1. 當孩子發問,是以單字做單位的時候,她就太小了。
2. 當孩子發問的單字,是名詞的時候,她是小中小。
3. 當孩子發問的單字,是形容詞的時候,她小中中。
4. 當孩子發問的單字,是動詞的時候,她是小中大。
5. 當孩子發問的單字,是副詞的時候,她就不算小。
6. 問介係詞,她就是半個內行人。
7. 問定冠詞,她就是一個外星人。

語文不是一個字一個字學的。

母語不是;
外語更不應該是。

(先天已經失調,沒有環境了,你還用這麼爛的方法教孩子外語,最好是能學得比你自己當年好。我敢冒大不諱,宣稱:在大多數的家庭裡,我們臺灣下一代的英文,只是比上一代學得比較早,沒有學得比較好。孩子將來30歲的英文瓶頸,跟爸媽當年30歲的英文瓶頸,會是一模一樣的。)

我十幾天前,跟她說英文繪本故事,是用國語說的。

她不但聽得更懂,而且她真的知道:現在都這麼好聽了,將來我看懂英文的時候會更好聽。

她四歲半,她喜愛母語,我就只教她母語。
她四歲半,叫做啟蒙期,我的責任就是讓她看到英文符號、看到有趣圖畫、看到世界一流的創作。

她懂的,體會的,真的比我這個莎士比亞翻譯博士面向多多了。

這本書,叫做There was an old lady who swallowed a fly.

老太婆,吞了蒼蠅,再吞蜘蛛去吃蒼蠅,再吞鳥去吃蜘蛛、、、最後陸續吞了貓、狗、牛、馬。

然後她就死掉了。

最後一頁,畫了個墓碑,上面寫著Here lies an old lady.

畫面正中央 Moral:Never swallow a horse.

既然要說死,我們來說說濟慈。

他是我喜歡的那一掛詩人裡最早掛的,25就走了(1795-1821)

他自寫的墓誌銘:Here lies on whose name was writ in water.

真厲害。船過水無痕,傳世這才狠。

(writ 就是 write 或者 written,都可以啦!!!)

你如果還這麼重視單字,請回頭看看我剛剛寫的那個石蕊試紙英文程度判斷法。

既然莎翁掛點400年是今夜主題,就講到死吧。

羅大佑第一首歌,叫”歌”。(1974)

抄徐志摩的;他也沒活多久(1897-1931)

徐志摩譯的。

羅賽蒂大姊寫的。(1830-1894)

When I am dead,my dearest

Sing no sad songs for me; 
Plant thou no roses at my head, 
Nor shady cypress tree; 
Be the green grass above me 
With showers and dewdrops wet; 
And if thou wilt,remember,
And if thou wilt,forget.

〈歌〉
當我死去的時候
親愛 你別為我唱悲傷的歌
我墳上不必安插薔薇 也無須濃蔭的柏樹
讓蓋著我的青青的草 淋著雨也沾著露珠
假如你願意請記著我 要是你甘心忘了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ZejzVc8u-U

1977年,有部電影叫閃亮的日子,張艾嘉劉文正。

然後劉就死了(劇終啦,片尾曲才能播這首。)

我很喜歡一部電影,叫Four Weddings and a Funeral

裡面有首詩,是跟我名字縮寫,一樣的W.H. Auden所寫。

Funeral Blues

Stop all the clocks, cut off the telephone,
Prevent the dog from barking with a juicy bone,
Silence the pianos and with muffled drum
Bring out the coffin, let the mourners come.

Let aeroplanes circle moaning overhead
Scribbling on the sky the message He Is Dead,
Put crepe bows round the white necks of the public doves,
Let the traffic policemen wear black cotton gloves.

He was my North, my South, my East and West,
My working week and my Sunday rest,
My noon, my midnight, my talk, my song;
I thought that love would last for ever: I was wrong.

The stars are not wanted now: put out every one;
Pack up the moon and dismantle the sun;
Pour away the ocean and sweep up the wood.
For nothing now can ever come to any good.

(aeroplanes 就是airplanes或者planes,隨便啦!!可以不要這麼在乎沒有人在乎的spelling嗎?)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Fd2v238rB0

言歸正傳。

蕭又晴十天前,聽我用中文講,講到最後一頁的時候,我熊熊想不起來英文的moral中文怎麼講、、、反正後來問老師問姪女:

那這個故事,要告訴我們什麼?

馬的,我真的沒騙你,她歪著頭,想了一下,用超可愛的童音輕輕地說:

不可以吃馬。

2016.04.21 蕭文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