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重澄清:字不是我寫的,教不是我授的,人不是我殺的、、、雖然我蠻愛莎的。

茲事體大,我逐項說明。

1. 教育部雖然”承認”北京清華大學學歷,但我仍需個人去申請”博士學位認定”(這是哪種承認我就不多談了),因此我是以兼任講師的身份在師大英語系任教。我若行禮如儀,去給教育部認證一下,那以後會開始從兼任助理教授開始爬學術階梯:以我這種”不務正業專搞翻譯”的翻譯博士發表文章的速度,幸運的話30年後升副教授,60年後升正教授(是啦我乾脆去生一個正教授還比較快)。

言歸正傳,我是講師,我是問老師,我不是教授。

我畢業於師大翻譯所,我目前還不在所上教書(雖然我極願意開門戲劇翻譯/文學翻譯/英詩翻譯/莎士比亞翻譯專題,真的貢獻所長,傳承一點點實務經驗跟學術發現,畢竟博士唸了九年,論文寫得那麼辛苦,這世界上只有三個人看過,太奢侈了也不是辦法)。

2. 我不是”國內少有翻譯莎士比亞作品的學者”。我有很多前輩、同輩、晚輩,研究莎翁,他們也翻譯莎翁,甚至跟我翻譯過、翻譯著、即將翻譯,一樣的十四行詩跟Hamlet(我翻成憾母勒)。

3. 我很感謝媒體的報導,因為好事情要跟好同胞分享,才會越來越好事多。我只不希望記者無心,讀者有意,誤以為我招搖撞騙,自己跳級升等,自己孤獨譯莎。

4. 再次感謝所有參與這個project (我翻譯成”普若皆課”)的人:希望我們一起成長,一起講究,一起動工,一起玩工。

http://udn.com/news/story/7322/1651218-%E6%9B%B8%E6%B3%95%E5%AF%AB%E3%80%8C%E5%8D%81%E5%9B%9B%E8%A1%8C%E8%A9%A9%E3%80%8D-%E7%B4%80%E5%BF%B5%E8%8E%8E%E7%BF%81

2016.4.25蕭文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