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我的母所,臺灣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20週年所慶。

想來也真夠可怕,我竟然在16年前”就讀”這裡。

這裡的全名是Graduate Institute of Translation and Interpretation

縮寫是GITI.

我硬頸,我應景,我連遊戲都不打,謹排兩個打油系文字,祝賀母所,聊表感恩之意:

GITI UP!

用典是Giddy up! (get thee up; get ye up的連讀,現用於鞭策馬匹快奔的口語)

GITI的美語發音,不但近似giDDy(因為兩者一唸快都會變成彈舌音),也有著一馬當先,自我鞭策的正向意象。

衷心祝福,翻譯所上的所有人事物的所有方向,都有所上,都在所上,都往所上。

又,今天難得撞期:成功的所友、、、們(這是筆譯練習101的大忌諱我知道我知道我還記得:

不可以用”們”,不可以用”被”、不可以用”當”,都太過翻譯腔,跟中文四不像;

不過還好,我沒有”被”老師”們””當”,早已慘遭畢業十多年),整天在五樓舉辦所慶;不成材的所友、、、我,會在兩點到四點,溜到七樓圖書室辦免費講座:臺灣沒人講英文。

希望我對臺灣基礎外語文教育的小小輕輕的建言與漫漫長長的建造,能讓下一個20年的翻譯所學生們能被我影響、、、而當下一代們的素質一屆強過一屆,一代勝過一代,就能揚眉吐氣驕傲自稱

中英文上臺

口筆譯雙飛

(話說,是有多少人會看出我的梗?)

2016.06.04 蕭文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