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人有個心頭大憾:

管也管不住,制也制不了的,槍枝管制。

早淪為全球正常腦袋人正常心肝人的謎團、笑柄、甚至傷痛。

校園掃射+家屬痛哭+媒體撻伐+總統哽咽+立法投票+投票沒通過、、、

三個月後,

校園掃射+家屬痛哭+媒體撻伐+總統哽咽+立法投票+投票又沒過、、、

“瘋狂”的醫學定義:

重複同一個動作,然後期盼盼盼盼盼盼盼盼盼盼望不同的結果。

——————————————————————————

民國四十年代,我爸爸唸初一,被 蔣總統統治。

動作:

初一開始,背單字+學文法+月考期末考高中大學聯考、、、

結果:上一代的不怎麼樣的英文

民國七十年代,我本人唸國一,還是被 蔣總統統治。

動作:

國一開始,背單字+學文法+月考期末考高中大學聯考、、、

結果:這一代的不怎麼樣的英文

民國一百年代,我兒子唸七年級,被李陳馬蔡總統統治。

動作:

七年級開始,背單字+學文法+月考期末考基測學測英檢、、、

結果:下一代的不怎麼樣的英文

——————————————————————————-

我們從KK音標學到自然發音,國小國中到現在還沒統籌整合:

統也統不了。

我們背單字學文法補會話結果還是不敢大聲開口的陳年絕症:

治也治不好。

----------------------------

我這輩子,唸過至少20間美國小學、國中、高中,大學。

從什麼ABC都不會的小男生,

變成什麼都不會的ABC。

--------------------------

沒有啦,上帝跟爸媽栽培了我一輩子,我畢竟學會了兩件事:

翻譯最難的莎士比亞;敎最基本的美語正音。

第一件事,對翻譯文學的小小小小貢獻,

得等我死後,才能問大家、、、稱不稱得上是譯家?

第二件事,對語文敎學的大大大大改變,

別等我死後,才在燒紙錢、、、用也用不上的文乾。

----------------------------

明天,師大畢業典禮。

我今天下午,要親自道別班上十幾位臺灣越來越少的優秀學生。

然而,這些優秀學生越來越少人要當英語老師了。

他們很優秀,看得出”瘋狂”,想避開風頭。

———————————————————————————-

美國”瘋狂”的下場,就是全國等待下一場。

而下一場掃射,一定會來。

就是不知道發生的地點,跟發生在幾點。

這當然苦命,但這是宿命。

——————————————————————————–

我們臺灣是另外一種苦命,另外一種宿命。

大街小巷的補習班宣傳單。

國中國小的課表一目了然。

時間很確定。(隨時都有人在學英文)

教室很確定。(隨處都有人在學英文)

動作很確定。(隨便哪個人都知道學英文要背單字學文法)

結果很確定。(隨時隨地都有人又在學不知道第幾遍英文了)

----------------------------

為了下一代著想,我們可以不要再”瘋狂”了嗎?

英語教學在臺灣,就是:

敎也敎不好,學也學不會。

我想好好敎。

您來好好學。

時間:6/18週六(6/25有同樣的免費講座),下午兩點到四點。

地點:臺灣師範大學博愛樓國語中心七樓圖書室。

動作:不用報名,不限年齡。妳來,你來,你們來。

結果:就不一樣了。

2016.06.17 蕭文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