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二號起,連續四個週六,下午兩點到四點半,和平東路一段129號,師大博愛樓國語文中心五樓演講廳。

我的正音班,正式開課。

學費8000(含教材費)。

敎什麼?敎您”過七關”。

———————————————————————————

學美語,從基礎的ABCD開始。

這種裝內行的外行話,誰都會講。

而且全臺灣都在這樣敎。

——————————————————————————-

我是內行人,跟大家分享:

學美語,千萬千萬千萬千萬千萬千萬千萬千萬別從ABCD開始學。

學美語,從基礎的開始。

任何技能都一樣。

一步一步走,一關一關過。

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

第一關,第二關,第三關、、、

而,ABCD,是第三關。

——————————————————————————–

我不囉嗦,不賣關子。

我直接把商業機密智慧結晶畢生功力獨步全球的創見加上七月正音班會敎學生的課程教案,公諸於世,就教方家。

第一關,是音素。

第二關,是音標。

第三關,是單字。

第四關,是片語。

第五關,是句子。

第六關,是篇章。

第七關,是會話。

是的,我們臺灣家長最愛花大把銀子,把心肝寶貝送去全美語半美語安親美語。

而心肝寶貝學的,第一課,就是Hi! How are you?What’s your name? Please sit down, class. Would you like some milk and cookies?

第一課,就跳到第七關。

好像去學游泳,先敎蝶式一樣。

可不可以先敎蝶式?

當然可以啊。

反正學生就依樣畫葫蘆,看起來有模有樣的。

換氣啊,暖身啊,通通擺一邊。

你以為家長自己會游泳啊?

--------------------------

我回到ABCD為什麼是第三關。

因為ABCD根本不是字母。

B = bee

C = sea

Y = why

都是單音節的單字。

W = double “U” (W的寫法=兩個U放在一起)

根本就是三音節的單字、、、

------------------------

語言學是個傳統悠久的古老學科。

早就有無數的專家學者研究過各種相關問題了。

講到語音學,基本常識就是”音素”。

音素,就是發音的最小單位。

元素,就是萬物的最小單位。

吃素,就是學佛的最小單位。

-----------------------

幾個音素,放在一起,就是音標。

幾個音標,放在一起,就是單字。

幾個單字,放在一起,就是片語。

幾個片語,放在一起,就是句子。

幾個句子,放在一起,就是篇章。

而,以上的音素、音標、單字、片語、句子、篇章、、、

聲音總量,已經數以萬計了。

這些數以萬計的聲音,再隨機找一些排列組合。

這些隨機組合,再乘以相對應的單字意義。

這些隨機的單字意義,再乘以數以萬計的兩人說話的語境。

然後,在聽到以後的半秒鐘內,聽懂,想好回覆,說出回覆。

以上動作,叫做會話。

超過半秒,叫做結巴。

超過三秒,叫做啞巴。

不到半秒,叫做口譯員。

或者吳宗憲。

端看有沒有接觸過經典。

我們學國語,因為從第一關的音素開始學。

“把拔,把拔,把拔。”

“馬麻,馬麻,馬麻。”

聽了一整年。

才到第二關。

音標關。

“吃吃,噓噓,痛痛、、、”

說了一整年。

才到第三關。

單字關。

“我不要! 為什麼? 為什麼? 底迪打我。馬麻底迪打我。”

說了一整年。

然後就四歲了。

然後就直接跳關跳到第七關。

我七月正音班,要敎大家的,就是:

1. 怎麼過關。(小孩子學員)
2. 怎麼跳關。(大人學員)
3. 怎麼手牽手過關。(親子學員)
4. 怎麼敎人過關。(台大外文、師大英語的正音師儲備師資學員)

------------------------

您看完我短短的臉文,

聽到我長長的嘆息了嗎?

請告訴我,若我說的為”正”,

全臺灣誰不是”亂”敎美語?

全臺灣誰不是”亂”學美語?

若我說的為”亂”,請告訴我,

全臺灣誰”正”在”正”經”正”式地跟一歲小孩來段國語的”會話”?

臺灣小孩,學母語,學四年,才有點知道什麼叫會話。

臺灣小孩,學美語,學幾天,就要表演會話給付錢的爸媽看了。

----------------------------

還沒暖身,就下泳池。

不會換氣,就游蝶式。

--------------------------

全臺灣大街小巷,開滿了美語泳池。

池畔,站滿了孩子你要比我強的旱鴨子家長。

他們以為孩子低頭在水裡,是在換氣,再多划幾下,才要抬頭。

殊不知,整池都早就像下水餃一樣地疊滿了溺死的孩子。

是誰的錯?

是我的錯,我沒多說。

就算我說了,也說不夠多。

--------------------------

我的蕭又晴,都四歲半了,我還是老神在在,根本不敎她英文。

我這個當阿叔的,當然怕她輸在起跑點上啊。

所以我跟我哥哥嫂嫂爸爸媽媽都講好:

千萬別讓她去聽什麼英文兒歌,去上什麼英文繪本故事。

--------------------------

要學,就跟阿叔學雙母語。

可惜她很平安地在安平。

而我在很多大師的師大。

今天下午兩點,來跟我學暖身。

學換氣。

學當不起眼的毛毛蟲。

2016.06.18 蕭文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