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二號起,連四個週六,兩點到四點半,我在母校開課。
課程名稱,叫美語正音。
我的職稱,叫做正音師。
正音師這三個字,即將改變臺灣的國力跟命運。

────────────────────────────────

我們臺灣人,說美語之前,需要正音。
就像買鋼琴,彈曲子之前,需要調音。

────────────────────────────────
我們臺灣有調音師,也有鋼琴老師。

我們臺灣一堆英文老師,但是你有聽過正音師嗎?

這就非常清楚解釋了,為什麼臺灣人學美語學了一輩子,開口還是怪怪的。

沒調音的鋼琴,不先花點小錢調音,拼命花大錢找鋼琴老師,還逼小孩天天練。

──────────────────────────────
有怪腔,有怪調,又怪誰?

───────────────────────────────
讀師大翻譯所的四年,是我人生很快樂的時候。

當年正迷上泡茶。

武陵農場、杉林溪、翠峰翠巒、正欉紅、老烏龍、五色東方美人、包種、、、

當年正迷失在翻譯裡。

莎士比亞十四行詩;他耍冷的英文梗,比我熱茶的梗還多。

每天我都拖鞋短褲,半躺圖書室沙發上,苦思那幾百幾千個雙關語、、、

怎麼翻才翻得出來,才翻得過來。

翻煩了,就翻出茶具、茶葉,開始泡。

泡完,開始分。

同學、老師、教職員,見者有分。
到後來還有人專門來跟怪怪學長要好好喝的茶喝。

我每翻完一首,就列印出口袋大小的一張,拿到樓下影印店護貝。

回到所上,送給我第一眼看到的認識的人。

很浪漫,很好玩,很孤單。

其實沒有人真的看得懂我在翻什麼。

不是有多難,而是沒必要。

只要感受到善意、溫暖、人文味,就夠了。

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每首都馬又艱澀,又兼色。

────────────────────────────────
我開的正音班,不一樣。

又簡單,又簡單。

我們臺灣需要有人挺身而出,大刀闊斧,改革英文教育。

所以我會講得簡明扼要。

我會讓全班都聽懂。

這次,大家都來學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美語正音。

學完,我再幫大家開英文班。

────────────────────────────────
明天兩點到四點,可以先聽免費說明會,或者看直播。

和平東路一段129號,師大博愛樓七樓。

 2016.06.24 蕭文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