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臺灣,就抹拐彎。

我用了半輩子的”問老師”,會慢慢淡出舞台、走入歷史。

問老師雙母語的許多產品,都會改名,再推出爐。

尚燒的是這個產品一號:臺灣雙母語 注音符號表。

臺灣雙母語,是我長久以來的目標,會讓我們全島,全球競爭力三級跳。

新加坡的雙語成就,當然很棒;

但那是李光耀年代的”遠見”。

我想要交託給我們下一代承接的那種棒,是完全另外一個”天下”。

簡單講,人類史上,從未有國家在語文政策制定上,用這麼重的心機,來直接跳過,外語的學習。

我們這一代,都是這樣長大的:

先學國語,再學美語;

所以第一個語,叫母語,第二個語,叫外語。

母語讚,外語爛,是天經地義,剛剛好而已。

我們下一代,可以這樣長大:

明明學的是國語,裡面卻偷藏了美語;

好像木馬屠城記;

若不喜歡這個比喻,這種語文政策,也像衛生政策,直接到水庫源頭,加入適量的氟化物,管你城鄉差距、什麼省籍,ㄧ次搞定。

現在的臺灣,小朋友很可憐:

家長省點錢,就安親班,亂美語;
家長有點錢,就補習班,半美語;
家長花點錢,就No Chinese班,全沒語。

(容我這個在教學現場,目睹20年怪現狀的怪叔叔,發個牢騷:明明全班都是,你在No Chinese什麼?真要貫徹這種邏輯,就送出去;送出去,還會面臨更煩死的問題:簡單的英文會了,更難的中文又該怎麼學?最諷刺的場景,大家等著看,有生之年,一定上演:

一群華裔,在歐美的中文補習班,繳高額學費,全班充斥著怪腔怪調,彼此取暖,臺上隨便擺個黃種人,臺下有歐美助教。招生口號叫做 NO ENGLISH!!!!!)

請各位家長,先別亂按讚,仔細想想看,我在說的邏輯,其實真的真的真的很簡單。

小孩上小學,老師教37個ㄅㄆㄇ,全國統一公定價,10週。

這是學母語的正常狀況。

可是學外語就開始異常:

一個班,20個小孩;5個亂美語,5個半美語,5個全沒語,還有五個傻傻地守規矩—-阿政府不是規定,學齡前不能補美語?

這種”混”到極點的班,最好是能現場教,最好是能課後補救,最好是能設計出洽當的考題跟課綱跟教案。別忘了,還要等輔導團等長官來評鑑評鑑,指指點點。

用膝蓋想也知道結果:

全沒語的、爛美語的、亂美語的,都覺得老師教的太簡單。

守規矩的,唉。

我們負面的現況,知道就好別多停留。

一起向前看。

你們看看我的 臺灣雙母語注音符號表

帳面上,符號多了21個;實際上,發音方式只要多學四種:”只有嘴形沒有聲音”的假音;”兩兩組合”的母音;吐舌音;喉後音。

我教了20年了。正常智商的大人,三分鐘內就會。

練不練,改不改,矯正不矯正得回來,是另外一回事。也是你家的事。

正常智商的小孩,大概要五歲以上,也是三分鐘會,他們就不用”練”,反正被大人充滿愛意,充滿善意地欺騙,以為注音符號本來就這麼多個。

五歲以下?

智商正常的家長,都應該讓他們快樂恣意去把家裡弄髒、弄亂、弄吵鬧,然後吃飽睡飽哭一哭吃飽睡飽睡哭一哭。

真有智慧的就會把補美語的學費用小孩名義拿去認養貧童讓自己直接跳級做凍齡的阿嬤阿公。

我這樣寫,夠白話了吧?

我的講座,就是會發ㄧ些這種發明給大家,然後花三分鐘教會大家,然後就打打屁聊聊天,任意問答。

我的課程,就是花120分鐘陪你練。

當然是開開玩笑,我還有關於學單字、文法、翻譯的別種發明啦,會一一公布,請大家指教。

不過,最核心的觀念,最能翻轉臺灣教育的邏輯,最快彌平城鄉差距的語文政策,就是這個暗渡陳倉的  臺灣雙母語注音符號表。

希望,很快,臺灣英文不再菜。

---這是續貂這是續貂這是續貂這是續貂這是續貂續貂---

當年,我是六年級。

在科羅拉多州的可凝視堡的Dunn Elementary(就是簡媜所寫的”老師的12樣見面禮”,書中提及的,姚頭丸去念的那所小學),第一次在金恩博士紀念日上看到Martin Luther King的黑白紀錄片。他講的I have a dream其實文章難、口音重、錄音差,不過我的英聽還是夠應付到聽得熱淚盈眶,(雖然全班都馬是白人,連”班馬線”都湊不起來),但是,畢竟是牧師,很懂演講,他一再重覆I have a dream, 然後little black boys and little black girls and little white boys and little white girls will be able to hold hands…這種英文程度,連little Asian boys都聽得懂。

今年,我還是六年級。

想告訴六年級生(這不是雙關,我就是在對我的同輩,以及對現在正唸小六的同學一起喊話)

I have a dream;and a plan;and a way.

For you, for me, Formosa.

2016.7.31蕭文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