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not bad at all.

教育,聽說,是百年樹人;

我才教了20年,就算都還沒看到芽,也只是剛剛好。

我一直莫名喜歡一句話,而且從沒真正看懂(我向來沒有查字典的習慣;我都用孵的、抱著疑情、領略要更久,甚至沒有,但會更深,甚至變身)。

既然寫臉文,為了公利,只好破例,去估了個夠。

Faith is the substance of things hoped for, and evidence of things unseen.

很美的英文。

我再三輩子都寫不出來。

可惜我們臺灣孩子,可能終其一生都沒機會看過哪怕一眼。

這張表,我從八歲就醞釀了。

希望明年,臺灣,掛滿。

2016.8.24蕭文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