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y】

我喜歡喝。
喝酒,呵呵笑,呵護我認定的弱小。

臺大之前,我滴酒不沾。
應該是說,要我沾,是可以滴。
但路人皆知我醉翁之意。

舉例:八德路曾有印地安啤酒恐龍屋。
我剛從科羅拉多插上臺大,跟大直國中死黨去喝。

我喝酒,是這樣:既然我叫文乾,我就跟你武乾。
酒那麼苦,趕快下肚。

我才20歲,肝好到爆;
照杯即乾,乾杯極罩。

當然會喝太多,喝太多當然會吐;
但我不去廁所,我喜歡侏儸紀水池。

吐完,直接撈餿水洗臉。
李白死都沒這麼豪氣。(i guess 這是某種中秋應景)

國中死黨,死擋不住。
從此沒人敢輕視我,卻也沒人敢正視我。
----

後來,我去北京清華讀博。
當年,沒直航,都轉香港。
每次逗留,買三瓶酒。

Glenffidich 12, 15, 18.

睡前,三杯。

誰叫我愛臺、、、菜。

細品,辨味,若有所得,再倒三杯。

若無所味,不用洗洗就睡。
----

如是數年,酒量日進。

某雪夜,羊蠍子,最對味。

單騎自東北門兒14號博士樓,一路往南門兒奔。

賞白雪,配白酒,沒白活。

小二(鍋頭)+(蒙古)一口杯+(傾倒)純生=formula 1=formula Wen
----

醉了我就喜歡就地取材,跟店家索紙,就雪,就寫。

那夜,我在菜單背面,寫了對某一人的思念,誤寄給了另一人。

(另一人還真有風度,或真不愛我,跟我說寫得很感人嘛你蕭文乾)
----

回程,我腳,踏車、踏雪、尋梅、尋沒。

一進清華園,我問自己:你醉了沒?若沒醉,應該可以單手騎吧?

於是我單手騎,酒駕嘛,逮就捕。
----

續問:給你拍拍手,那你放雙手試試?

於是我放手騎,沒問題捏。

三問:那你飆啊!

我站起來想用力踩下去,就直接摔出去。
----

有羽絨衣,有厚厚層雪,有鈍感醉神經。地上的我根本毫髮無傷。

Recovering from the shock, 我開始哈哈哈哈,狂笑。

凌晨三點,我惺忪見到身後一對情侶,噤聲急閃,唯恐禍殃。
----

不喝Glenfiddich ,久矣。
不喝小二,濃香醬香,茅台五糧液,國窖1573,久矣。
不騎車,久矣。

2016.9.15蕭文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