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問老師,一結束問講做,沒去電話亭。
變身,蕭理事長,高鐵到台中,下午兩點,公益演講。

我這個人是這樣的:
助手早在四天前就幫我買好高鐵票,我看也沒看隨手丟進背包。

到了高鐵,我跟警衛說,我知道我的票在包包某處,可是我來不及了,你讓我先進去吧。

找不到再補票。

長話短說,她一定要叫我買張自由座。

找到再退票就可以了她說。

我這個人是這樣的:

我居然記得我看也沒看隨手丟進包包的座位號碼。

我遂好整以暇,在我座位,慢慢整理嚇死人的亂七八包、、、

果不其然,找到了。

(高鐵小姐也有點嚇到我不記得票放哪但記得座位號)

———–

到圖書館,一點五十九分。

我穿全身黑運動短褲跟白網球鞋白襪子。

(因為我已經沒有半件乾淨衣服能穿了)

一群傻眼的爸媽,跟一群八個月到八歲不等的孩子,聽我演講。

當然,五分鐘後,就全場聚精會神,沒人注意到我的外在。

連孩子都爭著要上台用麥克風現學現賣我教的發音技巧。

———-

我只能說,我再次感受到我們臺灣,英文教育徹底崩盤,民怨載道。

有一攤爸媽抱怨,國中該教KK音標,可是老師不教,直接跳過。

然後開學第一天,就考他們小孩1到100的英文單字。

另一攤媽媽,則是不無炫耀地問我,她小孩上ESL,都用英文上美國小學的數學、自然,沉浸在英文裡面,”到底好不好?” “會不會壓力太大”。

更小的幼兒那一攤,則是又花了十幾萬買整套CD教材,”想說早點讓孩子接觸他們會對英文更有興趣”。

——-

我們臺灣人,不是太自卑,就是太自大。

我們臺灣人,可以更自知,然後更自在。

——–

我們有絕對的條件,當世界第一的語文強國。

就憑正體字,就憑捲舌音,就憑在下的傻勁跟大家的支撐。

可是我們要先認清,下一代不是拿來炫耀的,不是拿來圓爸媽未完的夢的。

下一代,是下一代。

家長對他們的責任,只有四個:

餵飽,睡飽,放手去跑,無所事事亂發呆

(玩具不用買啦吼,你以為孩子喜歡玩什麼?你用愛心朝他們吐個舌頭他們就很開心了)。

——-

今天,我們臺灣又燒了大概一億元在學美語。

明天,希望多看到些人,到師大來聽聽我的想法。

2016.10.8蕭文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