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錢不是紙錢,但燒起來都嘛一樣快馬。
於是我申請Keep Walking夢想資助計畫。
“你為夢想奉獻了多久準備了多久預計能夠改變多少人?”
我達達的每題深答著深答著不禁怔怔地紅了眼出了神、、、

魯迅跟惠能說,本來無一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成了過客。
Frost said, the road not taken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1993歸國迄今,我的雙母語是條走了23年的小小的寂寞的徑。
而臺灣的美語學習,是場做了67年的白日夢。

我的夢想,是讓臺灣夢醒。

#這是個跟JD喝找Johnny付的概念

2016.12.12蕭文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