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書劍恩仇錄金笛秀才看到這句話頓悟:你若無心我便休。
我是漸修派的:您若愛看我就寫。

家父在臺南喝了紅酒,沾了些墨,寫了幾個字。
非當事人這麼囉嗦,當是人喝了一瓶多。

自由自冉,是筆誤?是口誤?是可惡?

-----

在我們臺灣當前社會,沒有細論深究的空間,跟雅量。

容我迴避此問題,跳接我的專業:莎翁的漢譯。

----

他對英文最大貢獻之一,就是造字。

好造字?(好壞的好)

還是好造字?(好強好奇的好)

我翻譯研究憾母勒的那些日子,曾經切身感受到中英文字的魔力道、不可妥協性、跟系出同門。

------

文字,是什麼?

文學,是什麼?

文學,不是文字學。

文學,不只是文字學。

------

文學,是words that touch you.

這是我臺大外文四年級文學批評課上,隨口回答老師的一句話。

文學,是words that move you.

這是我五分鐘後,補上的一句話。

------

touch跟move有啥不同,是我這輩子下輩子會用心丈量的距離。

------

我要開班授徒。

我教英文,是因為我們臺灣父母認為英文很重要。

而我認為,我們臺灣父母肯付給我的學費很重要。

英文很重要嗎?

人文>中文>英文

------

若真問我,怎麼教蕭又晴這個我今生所愛,我的畢生所學、、、

我會每年除夕問她四個問題:

1. What’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I’m touched and I’m moved?

2. 中文怎麼說?

3. 畫給我看;捏給我看;做給我看;唱給我聽;彈給我聽。

4. Teach and touch someone, then move and remove me.

2017.1.5蕭文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