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昨午夜,從安平賴我:
很多人都不知道李白喝酒,酒後不一樣。
我知他一定是跟我哥喝;可惜我們父子三人太久沒聚了。

我回:狂草不夠狂,這叫做芒草。

喝芒的芒。

 2017.1.18蕭文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