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 was my North, my South, my East, and West;
My working week, and my Sunday rest. ~W. H. Auden
他曾是我的方、我的向、我的定、我的位
我週間的累,我主日的睡 ~W. H. 歡譯

我的午間、我的午夜、我的說說、我的歌頌
我以為愛還久著呢:唉我是錯

應(上癮的)”眾讀者”要求,
我在我的休息日,
繼續歡譯。

—-

我譯英詩,早已不夠癮;
我押漢語的韻,也已不過癮;
我都用譯文漢語來押原文美語的韻。

West=位;rest=睡;頌=song;久著呢=forever;wrong=錯

—–

這樣我還嫌不夠炫技,我乾脆把小學生都自以為會翻的一句

I was wrong

翻成 唉(I)我(wa)是(s)錯

——

看來,

我才是中毒者。

——

But,

what a way to d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