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景,挖出19年前寫的英倫情人詩。
現在的我,會大筆一揮刪刪剪減、、、
原汁原味也好;年少真是不害臊。
不過真的有幾句,我到現在都喜歡。

白紗的落寞 (The English Patient)

“What do you hate the most?” 
大地被線成領土 
愛情用姓來束縛 
還是看著妳我指間的幸福
流成細細軟軟的白沙
傾洩而出 ?

“I promised to tell you how one falls in love.”
從歷史裡 
她挑出了一段過去
恣意試探著文字的魔力
映著熊熊火光
妻子調戲丈夫驕傲自喜的憐愛
不顧睽睽眾目
主人挑逗賓客亟欲迴避的未來、、、

“What do you love the most?”
還不及關上開羅的大門
妳已貪婪地用身體
吸吮揮霍了起來
像石壁裡終生幻泳夢中的族人
首度嘗到冰冰鹹藍的大海

一枝炭筆
我就能記錄沙漠
所有的秘密

我總被漫天狂捲的情慾
遮蔽
不曾看清三人之間的
界線和距離
忘了我們任何的親密
必須像隔夜的沙丘
不留下曾經的痕跡

“What do I hate the most?”
痛恨被擁有的我
已一無所有
沒有瀟灑 
沒有鬍渣
和你最愛撥的帶沙短髮
沒有詩篇、
沒有時間能陪妳療傷 –
沒有戒指、
沒有名字能讓妳癡狂 –
沒有妳 – 
那在黑暗中苦苦守候的、
我的、


“I am writing in the dark.”
還記得妳在黑暗中
寫妳心底的期盼
不過能有朝一日
攜手,走走,看看
天和海的蔚藍
我竟只能
靜靜躺在妳身畔
用妳曾最愛的,
頭髮帶沙的溫暖
貼著妳額前一絲絲
臨終冰冷的遺憾

“What do I love the most?”
我愛上了雨
她沒有過去
不識人間的疆域…
也愛用罌粟
重新神遊妳胴體的地圖
愛閉起眼、不再回想
靜靜地任憑自己在針液裡
漂流、蕩漾

“I am not missing you, yet.”
遠方的駝鈴驚醒
早已 思念你的我,
一個無所求的病人
只求不再
夜夜摟著沙漠裡
最蒼白的一襲淒涼
只求能
貪婪地用血液
吸吮著揮霍著
止痛的遺忘
像石壁裡終生幻泳夢中的戀人
自欺自滿地
一同悠游在沙海的



“I am not missing you, yet.”

2017.2.14蕭文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