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感班,第三堂。
在兩位超有心的同行分別從屏東跟臺南上來課程觀摩的今晚,我、燒、聲、了。

我沒料這點。
但我有點料。

大概十年前,我在偏鄉小學教美語,就對自己誇下海口:

若真行,那就讓啞巴都能教雙母語正音課。

所以我不急不徐,不慌不亂,不能說話,總能板書、、、

我先聲奪人,寫”今、、、、天、、、、沒、、、、、有、、、、聲、、、、、音”

----

全班注意力就集中了。

然後我憑前兩堂的記憶,找了最能打的7歲小女生上來。

----

她氣勢萬千,指揮若定,請大家唸三遍就是三遍,鼓勵大家很好很好就是很好很好,叫大家安靜手放桌上就是手放桌上。

然後剩下就是看小石頭滾成雪崩。

----

誰不想上臺當老師?

於是,輪番上陣,一遍又一遍,傻傻地教著唸著練著聽著習慣著熟悉著洗腦洗耳著,我要他們學習的重要母音。

----

被我賣了還用漂亮美語發音幫我數鈔票。

----

許文龍,在商場,是釣魚提琴博物館。

我在教室,差可比擬。

----

總之,毫無冷場,學生輪流上場,假扮老師,進度甚至超前,我根本不用開口(事實上,我研發這整套系統,一直都是以”經驗豐富有愛心的國語老師”為假想對象的。)

英文越爛越會教。

越有愛心越會教。

越有童心越會教。

-----

Tonight, a man with no voice made a big sound.

p.s. 倒水有點學問
p.p.s 麻煩人是個咖

2017.2.21蕭文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