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采班,語感班,都已經第七堂。
我跟全班說,不再暖身了,我們要開上高速公路了。
我分享兩段影片,一張照片。
他們比較會說話。

照片1:學生寫草寫。

寫這麼漂亮,要學幾天?

我禮拜一教,

她禮拜三交。

----

怎麼學?

就拚命畫歪蛋啊。

不然咧?

殺鵝拔毛做quill嗎?

----

影片1是語感班:

國小學生,背rain, rain, go away, come again some other day, little Johnny wants to play.

後面黑板上的ㄅㄆㄇ,是初學腳踏車的後面那兩個小小輔助輪。

她一開始當然很需要,不然會摔車。

後來可沒看喔。

----

我不亂消費學生,所以沒有故意請她唸”超快”給大家羨慕驚艷流口水。

但內行人一聽就知道,她絕對有那個能耐。

----

要學多久?

阿就第七堂課啊,三個禮拜半。

----

怎麼學?

阿就吐舌頭啊,捲舌頭啊,亂拚ㄅㄆㄇ啊。

你以為美語要怎麼學?

難道還背單字學文法自然發音KK音標啊?

都民國幾年了、、、

Nokia都要捲土重來了我們臺灣還停留在語文學習的侏儸紀?

----

影片2是文采班。

兩位學生,說話的國一,旁聽的大一。

他們都絞盡腦汁,翻譯City of Stars,努力符合我規定的兩原則:

1. 中文字數跟英文音節相近,才能唱
2. 要用華語去押美語的韻腳,才能磨語感跟文采的劍。

大一的說,她瘋狂到騎車洗澡都在想、、、

to light up the skies怎麼翻

----

後來終於!!!

“燃一片星海”

----

然後跟我說了我很開心的兩句話:

1. 老師我發現我中文真的好爛喔。
2. 我想到星海的時候好開心。

----

她的中文,從此只會越來越好。
好開心,叫做學習的樂趣,叫做法喜充滿。

----

說話的國一的,其實就是在跟我這個”翻譯博士”對談很多國際翻譯學研討會,都鮮少企及的實踐/理論高度:

押韻跟通順不能兼顧怎麼辦?(信達雅的達雅取捨)

跨行補譯可不可以?(這是我翻譯研究所碩士論文的重點)

你們有沒有注意到,她聽我說一行兩行三行是眼睛在看,不是耳朵在聽的這個觀察、這個道理的時候、、、

(這是我博士論文的最大亮點,因為全世界翻譯莎劇的人都用眼睛在換行,不是耳朵。)

她眼睛亮了,她嘴角揚了,然後她笑著說了一個讓教育者最動容的字:

喔!

----

520,不要排事情。

準備一萬塊。

我準備了一輩子,準備一天跟您講清楚。

美語、英文、西方文化、中英翻譯、、、

要怎麼自學;

要怎麼替孩子規劃藍圖;

要怎麼讓親子都滿足地說出、、、

喔!!!!!!

----

我有小勾老師秒殺報名的前車之鑑,

好多人罵我說午夜發臉文是怎樣?

第二天一早就滿班阿是耍我們嗎?

----

報名表,下週一早上10點公佈。

我訂了大巨蛋。

----

趙藤雄的孫子想學雙母語。

我請他快點。

2017.3.9蕭文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