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市106年度英語演講比賽評審記

我今天很難過。

不是因為會場見到久違15年的翻譯所學弟帶學生參賽,相認時,比了一個”學長你膨風了兩圈耶”的手勢(好漢不提當年勇;我當年可是有六塊肌的好漢操;15年,多了12公斤。)

----

也不是因為我居然是”歡迎師範大學蕭教授為我們大家講評”、、、

馬的what’s next?

證婚人嗎我?

----

我今天很難過是因為,我們臺灣(我一直呼籲、大家一直忽略),就為了區區”英文”這個科目,不斷世代分裂化、不斷社會階級化、不斷城鄉差距化。

----

世代分裂,是指祖孫三代,不能像國語數學史地一樣,聊聊學業,聊聊心得,聊聊經驗。

一談到英文,孫子看不起祖父母;祖父母則莫名自卑與自外。

----

社會階級化,是指公立學校跟私立學校,全美語跟半美語,外師與中師,本土教材與進口教材,太多方式,能讓每個孩子清楚知道自己的位置。

城鄉差距化,大家都知道。

----

我今天簡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演講比賽,公立學校跟私立學校,是分成兩組來比的!

不然,主辦單位跟我解釋,公立會被電爆。

----

唉,寫著寫著,我幾乎停筆打不下去。

----

曾幾何時,我的臺灣變成這種地方?

(其實是我孤陋寡聞,這種比法,好像行之有年了。)

----

我曾經一度認真考慮去美國當律師,連法學院都申請了。

準備期間,我讀過一些些最高法院的意見書。

----

筆力之簡約萬鈞,曾讓我景仰(Our Constitution should be colorblind. 談到種族歧視,大法官說我們的憲法應該是色盲的。)

邏輯之森嚴明快,曾讓我著迷(Trimester,就是懷胎九月,三等份,每等份的期限內,對於墮胎的合法標準不同。)

但每每讓我怔怔出神的,
總是他們這九個人,
對於某些議題的,
出奇地體貼的溫柔的
思徑。

----

學校可不可以強制學生穿制服?

我當年乍看,當然不可以。

言論自由耶。

表現風格耶。

美感養成耶。

----

我這點閱歷,這點智力,輸人喘喘。

----

他們考慮到,有些家庭太窮,根本換不起衣服。

穿制服,能讓孩子少一個被歧視的機會。

----

唉,真的寫不太下去了。

我們臺灣到底怎麼了?

如果今天我才國中,學校派我去英語演講比賽,然後老師跟我說,你只能跟公立的比、、、

----

算了。點到為止。

我們輕鬆一點吧。

如果今天我已經博士了,師大英語系派我去英語演講比賽,老師說,你只能跟公立比、、、

我會說,

不要。

我要跟OYSTER比。(這個是什麼冷笑話的梗???)

----

520來報名上課就對了,多說無益,我們用行動改造臺灣。

我教大家怎麼透過雙母語,

消彌這些傷心的差距。

牡蠣報名連結 https://goo.gl/L2WVdM

----

Never go to bed angry. 我讀過,是夫妻相處之道。

我講講今天比較正能量的部分。

我講評的時候,說:

各位小朋友,個別的講評,前一個評審說得很好了。我講講general comment

(手指著舞台上方的大布條”臺中市106學年度國民中學學生英語演講比賽”)

----

臺中市,不是臺中市,也是臺北市、高雄市、北京市、上海市、東京市,甚至胡志明市。你們都在跟他們競爭。

----

106學年度,也不是106年。去年的,前年的,明年的,後年的,乃至前後大概十年的,都是你們的競爭對手。

----

國民中學。

你們今天的優缺點,都是國民小學帶來的。

請在國中留下缺點,然後帶著優點去高中。

----

英語。

這太狹隘了。

至少,至少,要叫做外語。

你們可以學學東南亞的語言。

我們有南向政策。

中、英以外,再多一個。

----

演講。

少演一點,多講一點。

講的時候,講少一點,講慢一點,talk to me. tell me just ONE story.

我今天給最高分的,都是我聽完三分鐘後,居然還能記得anything at all的。

----

比賽。

哪有比賽?

因為每天都在比賽。

所以每天都在練習。

----

然後我就看到校長昏倒在座位底下。

2017.3.14蕭文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