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文采班。
不到10天,他們已經在用這樣的字,默寫自己心愛的英文經典。
此時,是我們班上孩子的字跟英文作業。
何時,是我們臺灣孩子的字跟英文作業?

This is should be OUR handwriting.

我可不像某些人家,叫孩子穿燕尾服,去森林裡面,跟老外烙英文探索科學與人生。

您看有些孩子的中文字,就知道他的英文,已經開始質變了。

我的孩子,不藏拙,不遮醜。

因為,小時拙拙,小時醜醜。

----

同場加映:

我的特助Oreo,剛剛居然怯生生拿了她最近偷偷默寫的經典給我。

挖哩咧真是潛移默化啊。

不知道該加薪還是減薪。

----

結果,臺大同學看到她的草寫,說妳好會連喔,有些字明明就往下,很難跟後面字母連起來、、、

---

我說,看過笑傲江湖沒?

----

唉,她沒看過。

我直接找這一段給她看。

她直呼,好貼切喔天哪怎麼可以這麼剛好!!!

----

要不然咧?

人家的名字是金庸耶。

人家用的工具是中文耶。

----

那三十招招式令狐沖都曾學過,但出劍和腳步方位,卻無論如何連不在一起。那老者道:「你遲疑什麼?嗯,三十招一氣呵成,憑你眼下的修為,的確有些不易,你倒先試演一遍看。」他嗓音低沉,神情蕭索,似是含有無限傷心,但語氣之中自有一股威嚴。令狐沖心想:「便依言一試,卻也無妨。」當即使一招「白虹貫日」,劍尖朝天,第二招「有鳳來儀」便使不下去,不由得一呆。那老者道:「唉,蠢才,蠢才!無怪你是岳不群的弟子,拘泥不化,不知變通。劍術之道,講究如行雲流水,任意所至。你使完那招『白虹貫日』,劍尖向上,難道不會順勢拖下來嗎?劍招中雖沒這等姿式,難道你不會別出心裁,隨手配合麼?」這一言登時將令狐沖提醒,他長劍一勒,自然而然的便使出「有鳳來儀」,不等劍招變老,已轉「金雁橫空」。長劍在頭頂劃過,一勾一挑,輕輕巧巧的變為「截手式」,轉折之際,天衣無縫,心下甚是舒暢。當下依著那老者所說,一招一式的使將下去,使到「鐘鼓齊鳴」收劍,堪堪正是三十招,突然之間,只感到說不出的歡喜。

----

我的雙母語推廣多年的小小卑微心願:

我們臺灣,
大家一起,
英文學著學著,
學著學著、、、

突然之間,

感到說不出的歡喜。

2017.3.22蕭文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