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畢,還是不必?】
曾幾何時,我踱到了幫人撥穗之日。

早上九到十二點,師大翻譯所演講廳。

我正式發表《問老師雙母語應檢》。

祈禱能幫助我們臺灣,早日脫離背單字學文法做考題的輪迴。

---

鐵粉學員跟我說,他兒子下週期末考,學校加課要衝刺。

「我幫他來聽一下。」

我肅然起敬,連說「沒關係沒關係歡迎歡迎歡迎。」

轉念一想:「他幾年級啊?」

「六歲。」

--

我真無語問蒼穹。

六歲就要穹穹穹。

---

下午兩點,師大英語系小畢典。

我幫六位畢業生撥穗。

也是六穗。

---

十數位師長前排一字正襟危坐開,我臨時離席接電話,居然遠遠聽到司儀說:

『讓我們歡迎蕭文乾教授為我們進行師長致詞!』

挖哩咧。

都沒講,是要我即席喔?

『借過借過借過拍雪拍雪拍雪。』

我呆站臺上,學生以為我無詞可致。

臺下響起「文乾加油!」

我差點笑場。

---

我重整臨場的講話。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得畢,還是不必? 那該 死 的 擇選。

畢業,是學業之死,事業之生。
畢業,是今生之死,來世之生。

善業、惡業、不善不惡業、職業、志業、行業、不行業、學術業、不學無術業、創業、失業、造業、消業、別業、共業、’、、

燁燁夜夜、、、是光明中的黑暗。
夜夜耶耶、、、是黑暗中的黑暗。

Let Taiwan be light.

At least lighter.

六歲就得衝刺的共業。

得避,還是不必?

這不是廢文
這是吠文

火車呢?

Time for us to train.

成人training:https://goo.gl/URfXP6
學生training:https://goo.gl/rHoIpE

2017.6.17蕭文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