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個人,有三個壞習慣:
太低調,太迂迴,太客氣。

要一個人待,安身立命,這樣可以;
要帶一群人,教育革命,這樣可以、、、去死了。

—————————————————————————-

所以我從大一開始敎雙母語,搞了20年,燒了一堆錢,根本就是浪費時間。

我要改變。

若臺灣上一代的爺爺奶奶,這一代的爸爸媽媽,下一代的弟弟妹妹,沒有因為我跟我團隊的努力,而把美語、英文、西方文化,這三件事情(是的,我的可愛的亂學英文錯學英文一輩子的臺灣同胞,這是三件事情,應該是三門課程,應該由三種老師來教,應該有三種考試,三種能力,三種專業,就像我們的”國語”,
其實都是六歲以前父母教的,我們的”中文”,是七歲以後學校教的,我們的”東方文化”,是從出生以後,從兩個管道學的:一個,是日常生活;一個,是各種經典、、、從有溫度的兒歌童謠,到有廣度的張惠妹周杰倫九把刀,到有深度的唐詩宋詞張大春),好好學會,得到具體而明確的大大大大大領悟+大大大大大大進步、、、

那我跟團隊都會死不瞑目。

—————————————————————————-

(好啦,I can’t speak for others. 我會死不瞑目。)

不管是睡覺、吃美食品美酒、或死掉、、、

閉眼睛,都是種必要。

————————————————————————–

所以我會把壞習慣改掉。

我會開始高調(雖然在”臉”書拋”頭”露”面”,真的很丟我的發胖水腫圓圓”臉”)。

我會開始講大白話文。

我會開始收我應得且老早就該拿的學費,收教材費,收演講費,收瓦斯費。

因為我要付我團隊他們應得的薪水、獎金、尊重。

——————————————————————————-

我最近開始密集line我的國中同學。

我驚覺:認識快30年了,除了一起追的女孩,沒人知道我這些年在幹嘛。

大概知道,我高中考上建中,占了名額,害到某位很倒楣的附中榜首,然後跳機去科羅拉多唸高中。

大概知道,我回臺灣第一名考進臺大外文系。

大概知道,我大四那年,被臺大二一(這是一定知道的傳奇故事,因為我收到成績單的當天,跟國中朋友通宵打麻將,凌晨四點,我很開心地隨口跟他們說:吼,好險你們知道嗎?我修18個學分,剛好被當了9個。差點就被21了。)

大概知道,我隔年又第一名考回去臺大外文系。唸了八年,把外文系當醫學系。

大概知道,我第一名考進師大翻譯所。

大概知道,我第一名考進北京清華唸翻譯博士班

(這就涉嫌不實廣告了:全臺灣也就我一個去考,所以我既是榜首,也是綁腳。)

大概知道,我36歲才去當兵,新訓的時候比連長還大七歲。

大概知道,我在翻譯莎士比亞(這也算對)

大概知道,我教兒童美語(這就開始大錯特錯了)

———————————————————————————-

我從這裡開始澄清:

我不是在”教”兒童美語。

我是在”救”兒童美語。

—————————————————————————

更準確地說,我在”救”全臺灣的美語、英文、西方文化。

我當然知道,比我更夠資格的能人,太多太多太多太多了。

我不是那種目中無人的狂妄才子。

我的英文程度,大概就是一個美國有點人文常識的國三學生。

我的中文程度,大概就是一個有點人文常識的華人。

換句話說,中文或英文分開看,比我厲害的人,沒有5億也有6億。

但中英文程度,同時比我厲害的人,就少多了。

我估計,全球大概有五萬個。

臺灣大概有500個。

——————————————————————————-

可是,我除了中英文不錯以外,我還有教學經驗。

很多很多教學經驗。

而且是教最基本最基本的ABC那種教學經驗。

這樣的資歷的人,全球大概有100個。

臺灣大概有10個。

——————————————————————————

可是其它9個人,比我還低調、還迂迴、還客氣。

所以連我都不知道他們在哪裡。

所以我就跳出來。

———————————————————————————

我”救”臺灣的美語、英文、西方文化,是有策略,有配套,有深謀遠慮的。

我先”救”最好救的:發音。

因為KK音標實在是太扯了,所以我們臺灣三十歲以上的美語發音,實在是太爛了。

因為自然發音法,比KK音標還要扯蛋,所以我們臺灣三十歲以下的美語發音,一樣爛。

因為注音符號實在是太好用了,所以我們臺灣四歲以上的人的美語發音,即將要馬上改觀,馬上變準,馬上漂亮,馬上沒有腔調。

———————————————————————————–

我七月二號開始,連續四個週六下午,會在師大借場地,開正音班。收瓦斯費的那種喔。

10歲以上就能來學。

更歡迎親子共學,祖孫共學。

不用任何”英文”程度。

至於”美語”程度,全臺灣沒有城鄉差距,通通一樣爛。

————————————————————————————

跟我學完四週的正音課,美語發音就完全沒有臺灣腔調,完全標準、漂亮,人生就多出很多選擇權:

可以去考華航空姐、長榮空姐、國泰空姐;

可以去外商公司面試,把考官唬得一愣一愣的以為你是ABC

(記得國語要講的不標準一點,假掰一點,好像電視上那些討人厭的小模一樣);

可以來應徵當我的正音師,時薪1000元起跳。

(不過我的第一波正音師,門檻比較高,一定要臺大外文、師大英語、師大翻譯所的學歷才可以;你可以當第二波的正音師。我的正音師證照,可以先考起來放。)

寫到這裡,我發現我必須澄清湖一下:

臺大師大的學歷門檻,主要是因為我個人的求學淵源以及他們都離和平東路我的公司很近啦。沒有歧視任何他校的意思。

言歸正傳。

跟我學完四週的正音課,美語發音就像個美國中西部的三歲小孩一樣。

(我的口音,是德州、加州、科羅拉多州的混合口音。

阿你千萬不要裝內行,跟我說德州是南方口音、、、

我的口音就是中西部的美國最正常最主流的口音。

不是波士頓那種東部口音,不是路易西安納那種南部口音。)

跟我學完四週的正音課,你的美語,就、、、就、、、就、、、

我該怎麼說你才聽得懂???

你的美語,就、、、好了。

就、、、”學完”了。

然後捏???

然後你就可以跟我學英文。

2016.06.19 蕭文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