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分,不可思議;我迄今沒去過這間小學。
但因上週,去霧峰光正國小,雙母語夏令營五天。
加上去年,去臺中教育大學,雙母語綜合班四堂。
種種種種、點點點點、blahblahblah、、、促成此行。

三種活動:
1. 我舉辦免費講座,連遊客都歡迎進來了解雙母語的理念跟作法。
2. 針對親子,或者孩子,我教美語的語感。
3. 針對大人,我帶大家親近經典,在山裡的晨跟夜,聽歌、讀詩、賞電影。

唉,活動再好,多數人,無法到,我知道。

---

我先劇透,您先聞香。

我會講葉慈的When you are old…

因為在鹿谷無光害的星空下,讀這首詩,才能約略體會到,什麼叫做、、、

and HID his FACE aMIDST a CROWD of STARS

小寫、大寫,是凸顯節奏感。

---

這叫『抑揚』格,也就是低高、低高、低高,或輕重、輕重、輕重。

有三次輕重,叫抑揚三步格。
有五次輕重,叫抑揚五步格。

莎士比亞,所有的詩句跟詩劇,都是用抑揚五步格寫的。

英文叫做iambic pentameter.

meter是尺度,量尺,丈量單位,一公尺,也轉變成路邊停車計時器。

penta是五個。電影裡面常常被阿湯哥攻進去的五角大廈就叫pentagon.

iambic 就是輕重,低高,抑揚,小大,蝦鯨。

我們臺灣社會,不懂抑揚五步格,沒什麼了不起。

家長不會死,孩子不會考,臺北不會沒光害。

大陸社會也不會。

日本社會也不會。

東半球都不會。

---

但,歐美很多人會。

(川普可能不會,他會說我都要重的大的高的我是大鯨魚不是小蝦米)

因為他不懂婀娜的多姿,不對稱的美麗,參差的能量。

---

五十年後,若歐美社會,學了一輩子中文,根本沒聽過李白杜甫蘇東坡,無知於五言、七言,絕句(就是8句嘛什麼了不起???),律詩(就是lawyer嘛什麼許不了???)

他們的大人,不會死;
他們的孩子,不會考;
西方不會沒恐攻。

而他們對華語、中文、中華文化的視野、素養、常識、品味、了解、渴慕、喜愛、、、

也就是蒼白、貧瘠、逼仄、寒傖、模糊、懵懂、智障、可惜、亂來、不知道在學什麼鬼東西。

五言,就是數五個漢字,這也不會?
七言,就是數七個。
絕句、律詩、床前明月光低頭吃便當、、、、

---

鴻飛那復計東西?

(蘇老大隨手挑了七個漢字,排給天下看一看。難道不值得這世間的美酒,都請他咕嚕咕嚕嗎?東坡肉他會自備。)

---

渺萬里暮雲

隻影向誰去?

(這種貨色,不讀不會死,因為不會考;但讀了會想死,會完全不屑考。)

---

我們在恥笑五十年後的歐美社會前,要不要回頭看看五十年來,我們臺灣社會學的,是什麼英文?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您數了幾次低,幾次高?

這叫什麼格?

---

我多希望,臺灣除了還珠、、、

還能多幾格。

---

活動細節跟報名連結:https://goo.gl/7EQ91o

#保證是全臺灣最涼的英文課

2017.7.15蕭文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