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專欄自己發】
【大哉問(第001集):誰是K.K.音標之父?】
【謹以此文,獻給我8歲時,莫名其妙舉家赴美留學的父親】
【長得真的有點像侯孝賢,可能因為都是廣東梅縣人】

---

他完全不是嚴父;

根本就拿我跟風箏一樣放任。

---

於是,我就放心地飛。

---

謹在今天,希望天下望子女成龍鳳的父親,放下成見,放寬心胸,放開雙手,讓我免費為您孩子講一齣有關美語、英文、西方文化的概論。

就在網上。

不必北上。

---

場景:somewhere
時間:some time
腳色:some nobody

問童子:把拔,巴巴節快樂。誰是K.K.音標之父?
問嚴父:你很奇怪耶,這麼直接切入正題,會不會寫劇本啊?

問童子:吼,人生就是戲。別那麼計較,現代人沒耐性看。古早時代,雙秦一林,有三景瓊瑤戲,我們呢,不用鋪陳,不用鋪梗,不用鋪張。這叫做三不鋪環保戲。

問嚴父:好啦,不是說現代人沒耐性看,你還什麼秦漢秦祥林青霞的?

問童子:他們沒耐性看的,是硬梆梆的知識;白泡泡細綿綿的常識,誰都能入口。

問嚴父:好啦好啦,算你有見識。畢竟是見過世面,待過PANASONIC那種雲深不知處的大廠。

---

問童子:是是是,我都在很冷的山中採藥。阿到底誰是『K.K.音標之父』啦?學校同學都知道我老爸是『信達雅之父』。叫我來問你,因為『負負』會得正解。

問嚴父:什麼之父之父的。光支付,會飽嗎?我跟你說,K.K.者,K.K.也。

問童子:挖哩咧,這樣不o.k.啦。這麼滑頭,我也會。不o.k.者,不o.k.也。

問嚴父:嘻嘻,你不能隨便C.C.

問童子:WTH(花得黑喔,what the hell)?!我哪有隨便噓噓?

問嚴父:我剛說C.C.

---

問童子:你剛說噓噓。
問嚴父:C.C.

問童子:噓噓。
問嚴父:是啊,C.C.

問童子:是啊,噓噓。
問嚴父:你想罰站嗎?我剛說什麼?

問童子:吸吸。

問嚴父:對嘛。我是翻譯界教父級的人物耶。唸個英文字母,
難道音會花錯?

---

問童子:不會花錯。只是聽的人會『會花ㄎㄧˇ』。好啦,那吸吸是什麼意思?喔,我知道,就是email的時候,我副本你,你再往上副本給主管,然後全公司的人都去副本老闆那個吸吸。

問嚴父:唉,松下的文化,都這麼官僚啊?那叫做Carbon Copy,就是用碳粉去影印的意思。蠻有意境的一個懷舊片、、、語。

問童子:Carbon Copy?我剛剛這樣有樣學樣猴子學模樣,叫做Carbon Copy喔?

問嚴父:不是。我說的C.C.是另外兩個字,COPY CAT. 就是猴子學模樣。

---

問童子:明明就貓。你以為當年送我我去全美語是白花錢的喔。

問嚴父:這種極度有趣的語文現象,我們學術界在爬梳整理回顧相關的文獻文件並將之置於全球化脈絡下審視反思內省後,再套入現代語境,賦予嶄新寓意後,叫做文化轉喻,我們學術界在國際會議上一般會稱作cultural metaphoric something something something or the other I am quite forgetful these days, you know you know?

問童子:是,有趣,好有趣, 極度有趣。爬梳是邊爬山邊梳頭嗎?
問嚴父:唉,童子不可教也。

---

問童子:我剛剛自己Google了。K.K.就是Kenyon and Knott 兩位美國語言學博士。他們從語言學界最權威最全面的音標系統,IPA,也就是International Phoenic Alphabet,裡面擷取了9成的符號,然後略修,變成一套全新的音標系統,編成字典,專門標示美國人的語音。

問童子:花得黑喔!既然最權威,幹嘛不直接用?既然要自創,幹嘛沿用9成?

問嚴父:小孩子別問那麼多。總之,臺灣師大英語系的梁實秋先生,也就是古今中外唯一一人獨力中譯完莎翁全集的大師,也就是高瞻遠矚到當年就獨排眾議,一定要成立師大英語中心+師大國語中心兩大中心的先知,有鑑於當時我們臺灣人發音普遍不準確,連C.C.這種音都會唸錯,特地引進了這套音標,並且也編了遠東英漢大字典來造福人民。

問童子:你剛這句臺詞好長喔。要背多久?
問嚴父:花得黑喔!

---

問童子:我有三個問題。1. 師大國語中心,全球知名,享譽國際。師大英語中心,如今還在嗎?2. 現在臺灣人發音普遍很準確了嗎?連C.C.這種音都會唸對了嗎?3.英漢大字典是專門編給視力不好的人看的嗎?FONT SIZE是36嗎?
問嚴父:你這句臺詞好拗口。我簡潔。三個答案都是NO.

---

問童子:那K.K.音標是教我們發音的嗎?
問嚴父:我K你喔。你腦筋邏輯有問題。音標怎麼可能拿來教發音?音標是拿來標音的。

問童子:喔我懂了。我就是國中KK沒學好,因為同學都偷跑,交過補習費,老師就偷懶,教得快快飛。像我昨天去錢櫃,好多音,都沒有飆上去。難怪。

---

問嚴父:花得黑喔。標示的標,標註的標,標注的標,標明的標,標準的標、標籤的標。

問童子:喔,KK只能拿來標示、標註、標明聲音。那那些聲音本身呢?我總要先會唸出那些聲音,再去幫他們貼上標籤,才有意義啊。我總不可能自己明明就還不會『唸』那些聲音,就把那些『未知的聲音』,用另外一些『未知的符號』,兩個連在一起啊。我的天哪OMGOMGOMG!!!!! 兩個未知的系統,一個是充滿『陌生符號』的『視覺系統』,一個是充滿『陌生聲音』的『聽覺系統』,然後要國中英文老師,面對一群可能補過可能沒過的孩子,花幾節課就教完教會?

---

問嚴父:你臺詞冗長怎麼背的。
問童子:我天天背,天天憫人。

---

問嚴父:你上國中的時候,怎麼學KK,怎麼短時間內就整合這兩大完全陌生的系統?
問童子:你在做球給我殺,我不要。

---

問嚴父:我若在世,我會這樣教KK.

因為只有40個『未知的』符號,也就是40個『未知的』聲音。

我會先用大家『已知的』注音符號,將未知的、美語的、複雜的聲音,精密、精準、精確拆解成已知的、華語的、簡單的聲音。
然後確定每個母音全班都會『唸』。因為母音最重要。因為會唸最重要。不是考試。

然後確定大部分的子音全班都會唸。因為子音沒那麼重要。因為效率最重要。

因為臺灣第一線的英文老師非常非常非常非常辛苦跟偉大,一定要為他們留夠多的時間趕進度,準備考試,應付。

應付過動的學生跟過分的家長跟過勞的行政跟過時的薪資

我不會浪費寶貴時間去教vision的那個sion. 還給美國人。直接唸”捲”我都可以接受。
我不會浪費寶貴時間去畫口腔圖,去請學生看我口型模仿我。

---

我會直接請問老師公布KK跟注音符號的對照表。(握拳,望向遠方)

我就照表操課。我就樂得輕鬆。我就全班拜服。(低頭,竊笑暗爽)

就算我遠在南部、離島、美加紐澳。(真的很多人是移民美國,驚覺問老師說的先知先覺,回頭跟他要雙母語的發音表單。千里迢迢,真叫做一表三千里。)

---

問童子:您的monologue演完了嗎?

---

問嚴父/問童子(齊聲):翻譯問嚴復,松下問童子,下臺亦為公。

 

2017.8.8蕭文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