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今天,44的歲。
我再不想,似是而非。
我想在我生日,品我最開心的酒

似是而非的犀牛:畫家未曾見過,光憑口述就畫了。
,跟我最關心的人,說我最真心的夢。
夢,也就是願。
照例,我能許三個。
第一個願:我們臺灣,一起抬灣。
To win, as one, Tieone.
第二個願:讓世界聽見臺灣。
Taiwan:Hear here!
壽星一年,只有一天,大方一些,多說一點。
第1個願的『望』,有3種。
第一種,是願我們『忘』。
忘記過去,忘記藍綠,忘記誰對誰不起。
第二種,是願我們『望』。
望向未來,望向遠方,望向高高的太陽。
第三種,是願我們『旺』。
旺盛自己,旺盛彼此,旺盛這顆小地球。
第2個願的『聽』,也有3種。
第一種,是世界『聽見』臺灣的『母語』。
每單位面積,我們臺灣的樹種跟語種,都遙遙領先全球。
第二種,是世界『聽懂』臺灣的『外語』。
我們國小,phonics亂亂學,把自然『讀寫』法,拿來騙自己,說是自然『發音』法。
我們國中,KK音標還在學,全球只剩我們在用,接軌恐怕接到鬼。
第三種,是世界『聽從』臺灣的『雙母語』。
這,說來話就長了。
了解未來我們臺灣之光束的『問老師雙母語』在說什麼。
第三個願望,照理不能說。
那我換英文。
I wish I may, I wish I might,
get the chance, to change our plight.

 

2017.9.27蕭文乾